霹靂遊俠李麥克

已無比的勇氣 

超人的智慧

打擊犯罪

 

怎麼會談到李麥克呢?

情形是這樣的

上次在時代廣場的捷運站轉車時

看到一大堆人圍住一角 

在遠處也聽得見麥可傑克森的音樂"Beat it"

就猜想大概是街頭藝人正在表演

街頭藝人是在到紐約闖蕩之前

就已經耳聞已久

紐約最有特色的表演之一

記得第一次看到街頭藝人的表演是在蘇活區的街上

四五個黑人大男生站在樓梯上唱歌

很美的合音

忍不住駐足拍照

終於見到嚮往已久的街頭表演

 

後來更是大開眼界

從古典到嘻哈

非洲音樂到東洋樂曲

樂器的範圍之廣從二胡到薩克斯風

甚至油漆桶和玻璃杯

只要能發出聲音的都可以拿來表演

桶子當鼓打壞了還可以隨時遞補

一開始非常驚豔

到後來常見到後也慢慢習以為常

紐約人也是如此

這麼多的街頭表演 

其實也不常吸引大批人馬駐足


但是這次就不一樣了

群眾圍觀人潮洶湧

能透過人牆讓人一窺一二的

也只有從人牆中流洩出來的麥可的歌

 

這讓人萬分好奇 

到底是什麼樣的表演

讓群眾如此圍觀到密不通風

我步步逼近 心跳加速

墊起腳尖  原來是


麥可傑克森模仿秀

模仿麥可其實也沒什麼大不了的

許多麥可的粉絲隨便來上一兩段他的經典舞步都不是難事

但是這次表演我卻下巴合不攏 瞠目結舌

他也並不是舞技高超 重點是...

這位表演者頭戴麥可帽

捲Q長髮下 被墨鏡遮住的是蒼白的半臉

白色緊身上衣 

AB緊身褲加上麥可皮鞋

隨時來段抓跨下

非常麥可的他的與眾不同之處

就是他

非 常 的 矮


他的身高大約到我的大腿左右

我已經很矮了

但是他是地虎中的地虎

矮中之霸

年約三四十 

身材卻大約是幼稚園中班A小朋友


霹靂遊俠小麥可

以無比的勇氣 超人的智慧

和他的夥計--音響 

街頭尬舞

 

太空漫步 抓跨下 定格 腳步

隨著"beat~it~"的樂聲 翩翩起舞

可愛的短手短腳

加上非常認真的態度

儘管不是舞技高超

我還是非常的驚艷

整場表演一氣呵成

對工作的態度非常嚴肅

讓我佩服他的勇氣

也很被他的努力感動

除了小麥可和夥計音響之外

紐約街頭藝人厲害到在車廂內也可以表演

在車廂上演奏音樂不會太難

基本上跟跟平地上沒有太大差別 

只要稍微保持平衡即可

但是在車廂內跳舞就更困難了

曾經看過三個兄弟檔 一個在車廂裡面空翻

另外兩個組成大車輪狀

在車廂的走道上翻滾前進

就是在Alicia Keys 的MV Karma裡面出現過的一種街舞

他們兩個往我這邊衝過來

但是走道中間 跟台灣的捷運一樣

有一個"鋼管"拿來跳..不是 是讓乘客可以保持平衡

這兩個 雙人大車輪 眼看就要撞上那個扶手

他們居然 還可以轉彎 閃過去再前進 

真的是太厲害了 

我覺得我看到的非洲裔美國人從小都韻律感很好

有時看到一些國小的小朋友 只要有一點節奏

都可以跳出一些舞步


紐約的街頭藝人還有另外一種


紐約流浪漢讓我見到了美國社會的平等

不是經濟上 或是政治上的平等

而是身為一個獨立個體的平等

美國這邊的流浪漢 或是"乞丐"

作風也跟亞洲社會曾見過的不同

他們大多腳穿Nike球鞋 (也許是撿來的 但也可看出美國生活的富裕)

手上提著一個大的黑色塑膠袋裝家當

另一隻手 拿著杯子裝錢

 

他們不像台灣的流浪漢 可能下跪 或是趴在地上乞討

美國的流浪漢大部分都會進到一個車廂

開始自我介紹 解釋他為什麼需要我們的幫助

為什麼他會開始流浪

讓人覺得 他們並不在"乞討"

而只需要"幫助"

我也看過有一些結伴的流浪漢 一高一矮 一胖一瘦

搭檔"工作"

用完美合音唱出"We need your help"

非常有節奏感

大家紛紛出手幫助

不僅是錢

有些流浪漢他們要吃要喝或要一些清潔用品

我就給過幸運餅乾

那時有一個流浪"青年"

在車廂上跟大家喊話 

"我沒有家 我只是需要一點吃的東西 不管你有錢

或是水 或是麵包三明治 都可以給我 我會很感激"

當他洛洛長講完一連串所有生活所需的用品時 

他開始說

"或是你有任何不要的衣服 褲子 

像是香奈兒或是LV迪奧古馳的包包都可以給我 

我會很感激" 


在場的大家都笑了 紛紛慷慨解囊

這就是一種表演

如果他的"表演"讓你同情 

或是讓你會心一笑

你就會不吝出錢買門票 給小費

我不是說這種要別人幫助的"行業" 有多高尚

畢竟許多流浪的人都還很年輕 四肢健全

一定有許多工作機會

不工作而向別人要錢 

在台灣 就會被視為懶惰 貪心 甚至不知羞恥

但是如果他有別的計畫呢?

即使是像這樣尋求別人幫助 不也是工作的一種

花時間花力氣表達自己的需求給路人看

雖然路人不一定會買帳

有時在台灣看到一些流浪人士

他們用的方式有時會讓你被無聲的指控

"我很可憐 如果不拿錢給我 你就很無情"


像小麥可 我可以想要在他成長的過程中

身為一個侏儒 

一定碰到很多難題

學業也好 就業也好

但是他還是把自己的天份發揮出來

勇於表現自我 

同理於其他的街頭舞者 流浪人士

他們只是選擇了自己的生活 

或是也許他們沒有選擇

但也用另一種方式來實踐了平等的精神






 

創作者介紹
BQ

貝友's Blog

BQ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