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上篇文章提到的丹的女友Dawn

她是一個創意家 自己做音樂公關公司的老闆 同時也身兼公關的工作

第一次在她上司的鄉村音樂會中碰到她的時候

她就熱情地邀我們去不同的音樂演唱會

 

第二次是去了曾經很紅 ( 根據 Dawn的說法, 我也不是很了解美國鄉村音樂界的排行榜)

neo-country 歌手 Josh Joplin (http://en.wikipedia.org/wiki/Josh_Joplin) 的演唱. 地點在Astor Place Public Theatre. 我覺得目前這個演唱會場地是我最喜歡的. 它的表演場地大小中等, 雖然舞台很小, 但是設計地非常精緻, 燈光很有氣氛, 觀眾區也規劃得很好, 還有吧檯區, 我覺得整個場地非常專業, 表演者和觀眾距離也很接近. 我一直都對鄉村風格的音樂興趣缺缺, 但是經過那晚之後開始對它改觀.

對不起, 誤會你很久了, 鄉村!

Josh Joplin   --> 現場得到的免費CD

重點其實不是音樂, 而是Dawn對我們真的太好了. 她不但 不停地邀我們去一些很酷的活動, 還幫我們買門票,  在重現劇團那晚給我和塔莉各買了兩杯紅酒, 然後前些日子又邀我們去她們家共進晚餐.

塔莉和我都受寵若驚, 畢竟像Dawn這樣忙於工作的公司老闆加上大美女的身分沒有理由對我們兩個這麼友善, 而且她也不像一般的美國人隨便說說 “oh you should come to our house!” 或是 “I will let you know!” 這種話通常不需要太認真, BS的可能性很大, 但是恐怖的是..她好像是真心地喜歡我們..

這種友善和好客真的顛覆了我的想法, 因為在紐約不知道碰到多少人是漂亮+成功=膚淺+ 虛偽, 我也從一開始很狐疑她對我們到底有什麼企圖還是想要跟我們行銷什麼東西的心防卸下, 漸漸開始對她感到好奇, 她邀我們去她家裡要做晚飯給我和塔莉吃的行徑真的是太驚悚了, 塔莉是個自稱街友的長年旅行者, 我也只是一個非常隨機出現的一個女生, , 我們一直在互問對方說到底我們做了什麼值得她這樣?

Dawn 在布魯克林的 Prospect Park 區有一個位在三樓的可愛公寓, 我們帶著紅酒造訪, 她正在準備沙拉和主菜的同時, 我們一邊在牆上塗鴉給她的女兒留言, 一邊跟丹友聊天.

那個晚餐真的是非常的昏暗, 如果有個蠟燭會有種颱風夜的感覺, 我們一邊喝酒吃飯就聊到Dawn昨天偶遇的一個慈善晚會, 一邊聊, 她的過去也就漸漸的揭露出來, 故事是, 那天她在這個慈善晚會的隔壁辦一個活動, 偶然間聽到這個晚會共花了二十幾萬美金才得以舉辦, 而晚會的門口前面就有真正的街友 ( 不是塔莉) 在從垃圾堆裡挖東西來吃 ( 後來我得知這叫做 Dumpster diving), 她身為商業人士的自己很想要成為高級晚會的受邀人之一, 但是心裡又為了外面餓著肚子的流浪人士覺得難受, 因為那讓她想到她的童年.

 原來她出身於一個嬉皮家庭, 目前她的父母住在美國的嬉皮重鎮Woodstock. 小時候她和家人在美國巡迴游蕩, 據她所說, 她和家人總是在旅行的路上碰到最酷最美好最棒的人, 但是她們總是窮, 過著不知道下一餐在哪裡的日子.

我才從她的名字跟一些嬉皮會取的名字想是 River, moon 之類的大自然的現象聯想在一起. 我很難想像一對夫妻這樣子建立家庭, 或是一個家庭選擇這樣過日子, 無關地位, 收入, 學歷, 單純的和自然, , 理想聯結..然後碰到一群志同道合的人, 也許一起結伴, 又或是在下一秒分開, 聽音樂, 欣賞美, 還有肚子很餓..跟我現在所在世界所有衡量人的價值的標準完全背道而馳, 但是卻又這麼的正確. 她對我們的敞開和友善, 讓她在我心中小小的排行榜裡, 變成世界上最美麗的人之一.

陳馬路總是說我是嬉皮, 因為我喜歡遊蕩, 愛好自由, 又常擔任大愛頻道的主持人被別人佔便宜, 像我這種偽嬉皮怎麼跟Dawn相提並論呢?

記得第一次見到Dawn的時候, 我們聊到彼此搬來紐約後的又愛又恨的心情..說到我對紐約的愛呢... 一開始的出發點是因為想要透過實習,累積經歷, 見一見這個世界, 跟有夢想和熱情的人聯結, 目的呢,為的是找到可以投注能力的人生目標. 總的來說, 我來紐約是一個Seeker的身分, 試試看UN..看它是否可以成為永續經營的職業場合. 跟另一群紐約人又很不一樣. 有另外一群人是已經找尋到人生的目標, 知道他們的熱情在這裡可得以實現, 就像是許芳宜之於葛蘭姆舞團.

但是恨的地方在於, 這個大都市的流動性太大. 都市人的冷漠本來就是常態, 重點是要花時間去找到屬於自己的那一個歸屬的聚落, 但是紐約是一個大家來吸收養分, 很少把它當成一個永遠的家的地方, 聚落的生長和消逝很迅速. 我在這流動中感到失落..不想為了離別而傷心就吝於開展心胸去熱情以對, 因為這消耗太多情緒的能量. 對於像Dawn 這種和我一樣熱情的人, 很難不對這個城市愛恨交織吧!

然後, 在早已達到上述目的的我, 經過了各種嚐試, 留在紐約的理由漸漸薄弱, 現在只能積極地利用這個地點的剩餘價值..希望可以重新找到讓我繼續下去的動力.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BQ 的頭像
BQ

貝友's Blog

BQ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