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晨的Rockway

 

因應熱情觀眾的敲碗 我又來啦

這其實是之前就寫好的...

因為塔莉來紐約玩的緣故, 我們一起鬼混做了不少事.

 

還沒正式介紹過她, 塔莉, 是一個在澳洲念書的以色列女生,帕夫是在紐約念書的捷克男生.貝友是旅居紐約的台灣女生貝友在旅行中遇見背包客塔莉,塔莉來紐約找貝友玩, 我們遇見了泡芙, 這是我們在紐約叢林冒險的序曲.

其實泡芙的本名叫做帕夫.但是帕夫聽起來太像一個蘇維埃的革命分子,和他的頑皮的個性不是很合,所以我決定就叫他泡芙,比較 Q.

泡芙在旅行者的網路世界還頗有名氣,主要是因為他是一個衝突性大而且實驗性高的人.

我說他很衝突,因為泡芙其實是一個經濟系博士生,在嚴謹的科學訓練之中,卻又隨興地背包旅行世界,尋找突破既定框架的可能性,而這份衝突其實又很合理,因為科學界的創新需要顛覆,我碰到的物理學家或數學家都有這種和既嚴謹又瘋狂的特質.

但是真正讓泡芙有名氣的原因不在於他尚未完成的經濟理論,而是他在紐約生活的實驗性生活方式.大概就在幾個月之前, 泡芙決定不續租他的房間,因為房租真的是 ‘ too damn high”, 而他也沒有在無數的朋友家中流連的打算,他決定在紐約這個都市叢林裡真的過著叢林的生活方式: 露營.

是塔莉在網路上發現他的.看過他的簡歷後, 塔莉轉頭過來看著我的眼睛充滿了熱情,我馬上慫恿她給他發個訊息.自薦我們為他的露營夥伴.當然, 其實心裡是不抱著任何的希望他會在充滿粉絲信件的信箱中撈出我們卑微的懇求..

幾天就這樣過去了,塔莉興奮地告訴我說, 禮拜三晚上泡芙邀我們一起去露營! 這難得一見的機會當然要緊緊把握,像是看到麒麟這種異獸出現就要趕快照個照片.但是等一下, 我禮拜四不是還要上班嗎? 當然, 如果在中央公園或是華盛頓公園這種地點要通勤不是問題,但要是在這種地方露宿想必是不到三十分鐘就會被搶,或是被NYPD捕獲. 無論如何,紐約市就這麼大, 大不了就不睡直接去上班

初次見到泡芙是露營前的晚餐,步入這家餐廳後見到泡芙坐在離門最近一桌,我霎時有驚艷的感覺. 我想像中的他是一走街友風的科學怪咖,但是事實上完全不是, 他是一個金髮碧眼的大男生,修剪整齊而且身上沒有缺乏沐浴的怪味,笑起來很陽光,但是讓我最興奮的其實是他身邊的一團睡袋們,出自我激烈的渴望,渴望那溫暖的保證. 但是..帳篷呢? 當時天真的我暗想他也許有一個高科技奈米帳篷小到可以塞進他的背包.

 

這份天真後來受到命運無情的訕笑.

 

午夜時分,泡芙帶著我們搭上了布魯克林方向的地鐵,我們要往深處的海邊前行, 我強裝淡然, 內心崩潰, 我們要去的地方居然是離曼哈頓兩個小時的海灘.夜深深, 我們出了地鐵後, 在一個小的便利商店尋找補給品,我趕緊買了洋芋片和軟糖.

在等巴士的時候,我的洋芋片大受歡迎的同時,我打算測試泡芙的運動神經,於是乎就上演了金色大型動物的餵食秀,他張大嘴非常配合的去補我拋向空中的洋芋片碎末,最後我把所有殘渣交給塔莉,我和泡芙爭相張嘴去接那在漆黑夜中的柳絮,當然沒有人接到, 鬧劇就在Q35巴士到站時短短的暫停,然後繼續上演.

我們幾人就找到巴士最末端的座位,想必有坐巴士經驗的人都知道,所有最愛惹麻煩的搗蛋鬼都會在巴士最後面的群組座位大聲喧嘩,我們當然不是例外, 就在我們熱情聊天的時候,坐在塔莉旁邊的美國男生似乎非常被我們熱情感染,於是也加入了我們的壞壞行列,凌晨開往海灘的巴士上,在我們快要下車的時候,不知道為什麼小美 ( 美國男生的暱稱) 和塔莉突然上演一齣女友在巴士上跟我分手的戲碼, 小美感性的對塔莉說, 你要跟我分手嗎? 巴士的大門無情的開啟,塔莉頭也不回地出了車門.這一趟短暫的十分鐘巴士版的廣島之戀只能留在小美的心裡了, 我們有要事在身無暇顧及兒女私情,海灘, 我們來了.

 

 

愛情果然是人生的絆腳石,

我們坐過站了..

 

 

我們在暗夜中安靜地向靠近海的那邊前進,海浪的聲音漸強, 然後我們踩上了沙灘.天空有雲但是還是看得到星星的光, 我覺得我突然從一個大都會到一個神秘而野性的地方, 心從封閉到開闊. 全暗的沙灘上只有星光照亮, 泡芙帶我們往有樹叢的方向移動, 我暗暗希望不會有蛇出來亂, 只能期待泡芙他熟悉叢林的生存法則,不會讓我們在蛇年發生什麼應景的不幸事件.
我們在一個被矮數叢包圍的隱密之處落腳, 泡芙說這樹叢可以擋風. 我們就開始反打包了, 當時我和塔莉都看起來很可笑, 因為海邊比想象中還要冷很多, 我們只好把所有可見的布料包括圍巾和睡衣睡褲包在頭部和身上, 扮相一如中國南方帶著巨大頭飾的少數民族.
命運的交響曲怎麼會在心中開始演繹? 是因為我想象中奈米帳篷原來並不存在. 我們的露營是真的在露天的狀況下, 在睡袋裡娶暖, 而交響曲的下一個樂章, 是我和塔莉原來要共用一個睡袋, 我很很願意與我的好姊妹分享, 只是真的不希望是睡袋.

我和塔莉先是肩靠肩並躺,有限的布料和牛郎織女之遙的拉鍊讓我們兩人都暴露在冰冷的海風之中,我們只好轉向面對面側睡,讓泡芙拉拉鍊, 而同時一邊我和塔莉更加的接近, 她的鼻子就頂到了我的額頭,這時候她身為以色列人這件事情真的沒有幫助.

總之我們兩個都很累了..我沉沉的睡去隱隱的感覺到手開始發麻..偶爾睜眼看到了星星感覺到海風,我的頭還是包著很多布料.

早上約莫六點,我調的五點半鬧鐘沒辦點聲響,反而是泡芙機警的把我叫醒,在掙扎起床的同時當然塔莉也迷迷茫茫得醒來了,算算時間, 我直接回城裡的話搞不好還可以洗個澡,免得我老闆可以循著從我身抖落的砂子找到我的行蹤.

天已經亮了,我走在滿是貝殼的沙灘上又累又覺得開心,開心於碰到像塔莉這樣契合的朋友和泡芙這樣一個像孩子一樣純真透明的人.還有一個很特別的夜晚

後來其實我們又在一起露營了一次,在海邊石頭群上我們三個用力的來了個“love squeeze” 愛的擠壓.

心中有種寬闊的感覺,對生活, 和對人與人聯結的可能性..

 

紐約今天好冷啊

大家多注意保暖啊

在台灣還是穿短袖吧?!

估奈!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BQ 的頭像
BQ

貝友's Blog

BQ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訪客
  • OMG 真是我無法想像的生活

    Maru
  • Ning
  • 有高科技帳篷的存在 只是沒有小到"奈米"的程度 在紐約海邊露營聽起來很酷 那我去NY找你的時候 我會自備帳篷跟睡袋 記得帶我一起去露營 :D
  • YCC
  • what an adventure! Seriously!